当前位置: 首页 > 法律研究 > 审执论坛
快递服务合同保价条款司法困境研究
作者:王琦楠  发布时间:2020-08-25 15:12:00 打印 字号: | |


一、快递服务合同保价条款的概念及性质

(一)快递服务合同保价条款的概念

保价条款又名声明价值条款,最早源于欧洲海上运输行业中广泛使用的承运人限额赔偿制度,并从限额赔偿制度中发展至现在常用的保价制度。海上运输业是一项高风险的行业,航海资本家们为了减少承运人责任,随意规定免责条款,为平衡托运人和承运人双方的利益,1921年《海牙规则》规定了承运人最低限度的责任制度,如该法第三条第八款就对承运人的责任做了明确规定。虽然此制度在一定程度上制止了承运人随意在提单中加入免责条款的做法,但是对于高风险的航海运输业,其效果只是杯水车薪。因此,为了平衡航海运输这种高风险作业中承运人与货主的利益。《海牙规则》继而规定了承运人赔偿责任的限额制度,在其第四条第五款规定了承运人对货物毁损丢失的责任范围,且在此条款的后半部分明确规定了承运人的限制责任内容。笔者认为这一规定中的但书部分可以认为是保价条款的雏形。

从保价条款的内容来看,快递服务合同中的保价条款是指由快递服务企业提供的,寄件人在寄件时有权选择是否保价,如果选择保价,则需要事先声明邮寄物品的实际价值,并按照保价条款的约定缴纳相应的保价费用,一旦邮寄物品发生毁损、灭失时,快递服务企业按照保价条款进行赔偿,一般最高不超过邮寄物品的实际价值,如果选择不保价,发生损害赔偿纠纷时,快递服务企业一般按照运费的数倍或设定最高限额予以赔付的一种合同条款。

(二)快递服务合同保价条款的性质

保价条款的性质对于确定保价条款的效力、赔偿数额、法律适用都有着重要意义,所以厘清快递服务合同保价条款的性质是研究保价条款的前提。

1.保价条款是格式条款

保价条款作为一种格式条款,其具有格式条款的鲜明特征:首先,它是由快递运输企业为反复使用而预先拟定的,并非针对某一具体的寄件人,而是不特定的多数人;其次,保价条款订立时,快递服务企业未与寄件人协商,即保价条款的内容具有定性化的特点,此处的未与寄件人协商应当理解为不与对方协商,寄件人只能表示完全的同意或拒绝,而不能修改、变更该保价条款,再次,快递运输企业是在法律上优势地位的一方,寄件人处于法律上的从属地位;最后,保价条款具有潜在的不公平可能性,快递服务企业作为法律上意义上的强势一方,如果被利益动机所驱使就有可能存在对弱者的不公平性,即保价条款的内容可能对寄件人存在潜在的不公平性,从以上分析来看,快递服务合同中的保价条款属于格式条款。

2.保价条款是限制免责条款

免责条款是指双方当事人在合同中事先约定的,旨在限制或免除其未来责任的合同条款,具体来看保价条款,一方面,它是事先约定的,保价条款正是在损害赔偿责任发生以前快递服务企业和寄件人事先约定的合同条款,另一方面,限制免责条款旨在限制当事人未来所应付的责任,具有限制责任的功能,法律不强人所难,我们不能要求快递服务企业在接受快递物品时就能合理预估所有邮寄物品的价值,保价条款的存在就刚好能够实现限制快递服务企业未来责任这一目的。无论站在“快递行业保护论”还是站在“严格责任缓和说”的角度,保价条款都能够体现出限制免责条款背后的法律目的,所以保价条款的性质是一种限制免责条款。

二、快递服务合同保价条款的效力认定

(一)效力认定的前提和依据

1.效力认定的前提

保价条款效力认定的前提是保价条款是否已经订入了合同。根据《合同法》第三十九条第一款,可以分析出保价条款订入合同要满足以下条件:   

首先,遵循公平原则确定保价条款的内容。在保价条款的订立过程中,当事人之间的缔约机会和缔约能力严重不平衡,为了保护弱者的利益,提供保价条款的快递服务企业应当遵循公平原则来确定保价条款的内容;其次,合理提请相对人注意。根据《合同法》三十九条的规定,快递服务企业必须以合理的方式提醒消费者注意保价条款,违反了该规定,则保价条款没有订入快递服务合同,在判断提醒是否已经达到合理程度时,笔者认为要考虑提示方法、提示时间、提示程度等重要因素;最后,获得消费者的同意。消费者同意将保价条款订入合同应当以明示同意为原则,但是根据交易的实际情况,或双方当事人的约定,也可以默示方式作出。

2.效力认定的依据

目前我国关于保价条款的效力认定问题散见于各个部门法当中,主要集中于《邮政法》、《合同法》及其司法解释、《消费者权益保护法》当中

(1)适用《邮政法》的相关规定

根据《邮政法》第二十二条规定,对于邮政企业采用格式条款的,适用《合同法》的相关规定。在2009年之后就开始将快递服务企业从邮政企业当中剥离出来,虽然《邮政法》很多条文涉及到快递纠纷的解决,但这些法条主要是起到了一种抽象的指引作用,具体要适用有关民事法律的规定。邮政企业采用格式条款的,适用《合同法》的相关规定,快递服务企业采用格式条款当然也应该适用《合同法》的相关规定。

(2)适用《合同法》的相关规定

寄件人和快递服务企业双方的权利义务要受《合同法》约束,所以保价条款的效力问题,应当要注意以下几点:首先,保价条款不得存在《合同法》五十二条规定的各项情形;其次,要满足格式条款有效的要件,根据《合同法》第四十条的规定,保价条款不能存在免除自己责任、加重消费者责任,排除消费者主要权利的情形;最后,保价条款作为一种限制免责条款,如果存在《合同法》五十三条规定的两种情形,该保价条款为无效条款,此外,《合同法司法解释二》第九条还增加了关于可撤销的效力判定标准,以上法条主要对应着保价条款有效、无效、可撤销的三种效力认定,是司法实践中适用频率最高的法律规定。

(3)适用《消费者权益保护法》的相关规定

司法实践中还存在一部分以《消费者权益保护法》作为裁判依据的案例。快递服务企业与消费者之间的损害赔偿纠纷大多数是保价条款引发的,而保价条款通常以格式条款的形式存在,因此可适用《消费者权益保护法》关于格式条款的规定。例如:在铭雅商贸有限公司诉万方物流有限公司一案中,法院就根据《消费者权益保护法》第二十六条的规定,认定万方物流公司提供的保价条款属于排除消费者求偿权的条款,所以该保价条款无效,并按照该法第五十二条的规定,要求赔偿铭雅商贸有限公司相应的财产损失,由该案例可以看出《消费者权益保护法》第二十六条也是保价条款效力判定的依据。

(二)效力认定的现状及问题

1.效力认定的现状

保价条款的效力认定问题在理论界长期存有争议,主要存在以下三种观点:第一种观点认为保价条款应属无效。该观点主张保价条款属于排除对方主要权利的格式条款,应当认定为无效条款;第二种观点则认为对保价条款的效力要区别情形加以判定,需要分析快递服务企业是否尽到了合理的提示和说明义务;第三种观点则认为保价条款存在违反提示和说明义务,导致消费者没有注意到存在免除或者限制其责任的内容时,属于可撤销的格式条款。除了理论界一直存在的效力之争外,司法实践中也经常出现一审和二审认定保价条款的效力截然相反的情形,例如,江苏德邦物流公司与索安公司快递合同纠纷案。

笔者认为,《合同法》第三十九条事实上是关于保价条款能否订入合同的规定,不涉及效力的判断问题。所以,对保价条款效力的认定应当区别情形加以分析:第一,快递服务企业要对保价条款尽到合理的提示说明义务,否则保价条款视为没有订入合同;第二,保价条款订入合同后,如果存在《合同法》第五十二条、五十三条规定的情形,或者保价条款存在免除快递企业的主要责任、排除消费者主要权利的,符合失权条款的情形,保价条款无效;第三,保价条款如果只是存在“加重消费者责任”的情形,属于显失公平的条款,按照可变更、可撤销来对待;第四,不属于以上任何一种情况的,保价条款应属有效。

2.效力认定的问题

(1)法律规定存在冲突

在司法实践当中,普遍认为《合同法》三十九条、四十条之间以及《合同法司法解释二》第九条、第十条之间存在逻辑上的矛盾,主要理由如下:

从内容来看,第三十九条中对免责条款规定了有提请注意的义务,第四十条中对免除责任的条款直接认定为当然无效,两个法条之间的解释就出现了逻辑矛盾,既然免责条款直接被认定无效,那么提请注意义务的履行又有什么意义。因此,对于免除其责任的条款,依三十九条第一款的规定履行了提示说明义务就可认定为有效,而第四十条则规定绝对无效。那么,提示说明义务履行与否对格式条款效力的影响到底为何,法条并无明确规定,直接导致实践适用的混乱。

为了调解《合同法》第三十九条与第四十条的矛盾,出台了相关司法解释,该解释也没有解决二者之间存在的矛盾,反而产生了新的逻辑矛盾,司法解释第九条规定免责条款未尽到提请说明义务的,当事人可以请求人民法院予以撤销。司法解释第十条来看,免责条款是无效的,无效的条款自始无效、当然无效。既然免责条款被认定为无效条款,在当事人之间不产生效力,那赋予一方当事人撤销权不是矛盾吗?

(2)提示说明义务规定不明确

笔者通过对大量案件的分析整理,发现快递赔偿纠纷的判决当中提示说明义务的履行是认定保价条款效力最主要的理由,通过对近年114个相关案件的检索,其中因未尽到提示和说明义务保价条款被认定无效的有61个案例,占所有样本的53%,而认定尽到了提示说明义务有效的有53个案例,占所有样本的47%,从法院对提示说明义务履行的认定情况来看,矛盾较为普遍,下图是对典型案例结果对比的分析表:

从以上案件的判决理由来看,司法实践对提示说明义务是否履行的判定标准并未统一,其标准主要包括以下三类:第一类:字体经过特殊处理;第二类:字体特殊处理且通过标记提醒。第三类:文字特殊处理且经过口头或书面的提示。从法律条文的内容来看,法律规定是站在一个应然的层面指出了要尽到合理的提示和说明义务,但是法律的规定又都较为空泛,缺乏可操作性。

(三)效力认定问题的解决思路

1.进一步完善格式条款立法

当前,保价条款在快递运输行业中被广泛应用,尽管《合同法》及其司法解释、《消费者权益保护法》等法律都对其进行了规制,但这些法律规定都不尽完善,相互之间也存在冲突矛盾之处,这样的立法现状对于保价条款的运用及规制极为不利。基于此,笔者认为可以对格式条款进行专门立法,构建完善的格式条款制度,由于我国关于格式条款的研究起步较晚,所以在进行专门立法时,可以在考虑本国国情的基础上借鉴德国的《一般契约条款法》、英国的《不公平合同条款法》、欧盟的《不公平合同条款指令》等相关规定,作为完善我国格式条款立法的参照。

2.明确提示说明义务履行标准

提示说明义务的履行,对保价条款的效力认定意义重大。因此,亟需制定统一的提示说明义务履行标准。当前理论界关于提示说明义务的履行一直有“客观说”和“主观说”之争,“客观说”认为只要快递企业对保价条款的字体进行了特殊处理,就可认定为尽到了提示说明义务。“主观说”则认为,要以消费者是否明确理解了保价条款的含义和后果作为认定尽到合理的提示和说明义务的标准。在格式条款的立法得以完善之前,笔者认为,可以从行业规范的角度入手,建立统一的提示说明义务履行标准。

(1)建立统一的“提示”标准

关于“提示”的标准问题,实践当中对于“提示”义务履行标准的争议主要表现在两个方面:一方面是“提示”义务履行的形式问题,另一方面是“提示”义务履行的实质效果问题。

对于“提示”义务履行的形式问题,笔者认为应该由行业协会牵头,博采各个快递企业规范保价条款的形式和内容的长处,制定出适用于本行业的统一标准和规范,可以参照保监会的相关规定,以行业规范的形式统一加粗、放大字体最小为多少号、标注特殊标志等形式。对于“提示”义务履行的实质效果问题,因为有“说明”义务作为保障,提示义务的履行只要快递行业尽到形式上的提示义务即可。

(2)建立统一的“说明”标准

对于“提示”义务的履行,仅仅是引起消费者注意是不够的,知情权的保障,需要消费者对其签订的法律条款的性质有充分的了解。所以笔者建议主要可以从以下几方面完善快递企业的“说明”标准:首先,将“说明”义务的履行明确为保价条款成立的前置程序,保价条款必须在订立快递合同之前向消费者告知其含义及法律后果;其次,清楚告知保价条款的内容。可由行业协会牵头起草通用的保价条款模板供各快递企业参考使用,其内容至少应包括保价费率、保价与否的赔偿标准等问题;最后,明确“说明”义务履行的方式,说明义务的履行方式可以书面也可以口头,只要尽到合理的说明义务,消费者也理解了保价条款的含义即可,笔者建议快递服务企业尽到了合理的说明义务可以要求消费者按手印,这样还能一定程度上解决双方举证困难的问题。

三、保价物损害赔偿额的确定

保价条款是确定损害赔偿额的依据,本来有确定快递服务合同损害赔偿额的功能,但实际来看,保价条款的适用却存在很多问题,部分快递公司保价费用过高,消费者难以负担保价费用,且未保价的赔偿标准过低,造成赔偿数额与实际价值相差甚远, “高价低保”和“低价高保”现象的大量存在造成赔偿数额确定困难,特殊物品的损害赔偿额如何确定,解决这些问题,成了合理确定损害赔偿额的关键。

(一)损害赔偿额的确定方法

在快递服务损害赔偿纠纷中,损害赔偿额的确定对于顺利解决损害赔偿纠纷有着巨大的意义,目前司法实践当中对于损害赔偿额的确定主要有下面两个方法:

1.按照保价条款确定

从保价条款的设立目的来分析,保价条款的存在是为了平衡快递服务企业和寄件人双方的利益,通过寄件人声明快递物品的实际价值并提醒快递运输企业注意,快递运输企业对快递物品的价值有合理预估之后,一旦发生快递物品毁损、灭失的情形,快递运输企业可以主张在自己合理预期范围以外的损失不承担损害赔偿责任。无论是站在民事主体双方权利义务对等的角度,还是站在有助于快递运输企业发展的角度来看,保价条款的存在对于确定损害赔偿额有着特别的意义。保价条款的约定能够将快递服务企业的赔偿责任限制在可预见的损害赔偿范围之内,寄件人对货物实际价值的事先声明,也免除了寄件人举证证明实际损失,有助于消费者求偿权的实现。

2.按照实际损失确定

通过相关案例的整理结果来看,按照实际损失来确定损害赔偿额的计算方式,一般是针对保价条款无效或者消费者未选择保价的情形,有损失就有救济,在财产损害赔偿中一般遵循“损失填平原则”,即法院一般会判决按照货物的实际损失来赔偿。例如:众诚生物制品有限公司与成都顺意丰医药公司快递合同纠纷案,众诚生物制品有限公司委托成都顺意丰医药公司托运一批货物,后货物丢失,虽然众诚生物制品有限公司谎报保价条款申明价值为32000元,该数额远远低于实际价值,但是法院基于保价条款无效的前提,判决成都顺丰医药按照实际价值190000元赔付给众诚生物制品有限公司,司法实践中不乏此类以实际损失作为确定损害赔偿额的案例。

(二)损害赔偿额确定的现实困境

1.普通保价物的损害赔偿额确定困难

消费者慌报保价金额是损害赔偿额确定困难的一个重要因素,保价金额通常是通过货物声明价值和保价费率计算而来的,由于部分快递公司收取的保价费用过高,加上实际应用当中,交易双方对保价条款重视不足,因此,导致谎报保价金额的情况时有发生。其主要包括两种形式,一种是“高价低保”,即快递物品的实际价值较高,但是消费者为了逃避高昂的保价费用,选择比较低的声明价值进行保价。另一种就是“低价高保”,就是消费者为谋求高额赔偿,以高于快递物品实际价值的申明价值来进行保价,目的就是一旦快递物品出现毁损、灭失的情形,就能获得高价赔偿,这些现象都加大了确定损害赔偿额的难度。

2.特殊物品的损害赔偿额确定困难

此处讨论的特殊物品主要是指有人格象征意义的特定纪念物品,在研究过程中,笔者发现存在大量特定纪念物品因邮寄毁损、灭失而引发的损害赔偿纠纷案件,在此类案例中最主要的争议焦点就是此类特殊物品的赔偿数额范围能否包含精神损害赔偿。

在实际案例中常见的特殊物品种类包括:各类证书、通知书、照片、重要文件等,消费者如果选择对该物品进行保价,物品的实际价值确定本身存在争议,对于消费者而言,该物品有着特殊意义,甚至不可复制。这些特殊物品对于特定个体而言就是物质性人格权的载体,其体现着自然人对物质性人格权的支配,但是对于快递运输企业而言,其不过只是普通物品。面对此类情形,消费者如果选择不保价,就直接按照保价条款的约定来赔偿,此类物品体积小、重量轻,无论是按物品的重量或是运费的数倍来确定赔偿数额,对于消费者而言都是不公平的。若以其所承载的精神价值来确定较高的赔偿标准,对快递企业亦不公平。

对于特殊物品的损害赔偿额问题,更多是反映了侵权和违约责任在保价条款下竞和时,损害赔偿的数额应该如何确定的问题。由于《合同法》中并没有支持精神损害赔偿的相关规定,所以司法实践当中存在大量消费者主张适用《合同法》的同时提起精神损害赔偿而得不到法院支持的案例。

3.行业内保价费率、赔偿标准不一

快递经济作为一个新兴行业,在行业标准的制定方面还存在很多不足,其中最突出的就是各快递公司对快递保价费率、赔偿标准的规定差异较大,下面选取了几个主要的快递公司作为研究样本进行分析:

上述表格反映了当前几个主要快递企业保价条款的主要内容,体现出了当前快递行业在保价费率、赔偿标准等方面差异较大。由此引发的纠纷也加大了法院审理的难度,究竟应该按照条款的约定进行赔偿还是应该依据公平原则确立新的赔偿数额,基于不同考量往往出现不同判决,这也就是同案不同判现象大量涌现的一个重要原因。

(三)损害赔偿额确定问题的解决思路

快递服务合同快递损害赔偿纠纷通常因快递物品毁损、灭失引起,因此一般折价赔偿快递物品及其损失,折价赔偿的首要前提就是要确定实际损失,然而实际损失的确定在司法实践中存在很大的难度,笔者结合保价条款的相关规定及实践中反映出的问题,拟提出确定损害赔偿额的建议,以期能为解决司法实践中的问题提供解决思路。

1.特殊物品损害赔偿额的确定

特殊物品主要是指有人格象征意义的特定纪念物品,要准确厘定此类特殊物品的损害赔偿额,笔者认为须区分为以下情形进行讨论:

如果保价条款有效,按照保价条款约定的数额进行赔偿,如果保价条款无效,当事人主张按照《合同法》《消费者权益》等相关法律进行赔偿数额的确定的,就按照相应法律的规定予以计算,其本身不存在问题。但是此类纠纷比较特殊的就是《侵权责任法》的适用问题,考虑到特殊物品对消费者本人的特殊意义,笔者也赞同可以提起精神损害赔偿,并且在法律适用竞合时优先适用最能保护自己权益的法律规定是消费者的固有权利,但是《侵权责任法》的举证规则——谁主张,谁举证,却成为消费者行使权利的障碍,因为快递物品一直处于快递企业的控制之下,要消费者举证证明快递企业存在过错是很困难的。所以笔者建议将举证责任倒置,参照《海商法》第54条之规定,就是证明快递企业存在过错的举证责任不再由消费者承担,而由快递企业举证证明自己不存在过错,在快递托运的过程中尽到了合理的保管、托运义务。

2.普通物品损害赔偿额的确定

普通物品是指除上文所列特殊物品以外的其他快递物品,在前面笔者已经详细阐述了快递物品的损害赔偿额确定是一个实践难题,要解决这一实践难题,一方面要求寄件人要详细填写快递服务合同,尤其要尽可能地具体到物品名称、数量、价格、品质等内容,强化寄件人如实申报的责任。日本就规定寄件人必须口头申报,并详细填写快递运单,内容精确到物品的具体名称。另一方面,快递服务企业和消费者对邮寄物的价值有争议的,还可以委托有资质的第三方评估机构,对毁损、灭失的邮寄物进行定损。

笔者认为损害赔偿额的确定还要考虑快递服务企业在运输过程当中是否存在过错。具体来说,针对已保价的物品,要区分快递企业是否存在过错,若快递企业在运输中没有过错,则按照保价条款的约定确定数额赔偿,一般为快递的实际价值,消费者可以证明实际价值的按照实际价值计算,消费者不能证明的实际价值的参照《合同法》第 62 条漏洞填补规则确定即订立合同时履行地的市场价格;若快递企业在运输中有过错,除了赔偿货物的实际价值,还应当有适当的补偿或赔偿,货物价值较高则依据公平原则进行补偿,货物价值较低则进行固定数额的赔偿。同理寄件人仅仅需要证明快递货物发生毁损丢失这一事实即可,而快递服务公司举证证明存在可以减轻责任或免除责任的事由,否则就推定快递服务公司存在过错。

 
来源:龙泉驿法院
责任编辑:研究室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