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案例研究
杨某因正当防卫毁坏财物被宣告无罪案
  发布时间:2019-10-26 09:22:53 打印 字号: | |

一、基本案情

刘某与刘甲有债务纠纷。20141018日晚,刘某怀疑杨某(刘甲姐夫)帮助刘甲躲避债务,便以找杨某解决债务纠纷为由,邀约十余人在杨某住处附近蹲守。当杨某驾驶车辆回到小区门口时,刘某上前强拉杨某车门让其下车,杨某见状迅速驾车离开。刘某等人驾驶两辆车一路追赶,追赶过程中,刘某多次试图逼停杨某所驾车辆,均被杨某绕开。后刘某等人将杨某逼停,随即手持事先准备的棍棒打砸杨某所驾车辆车窗,致车辆受损、杨某面部被车窗玻璃划伤。随即杨某又启动车辆,撞开围堵的一辆凯美瑞轿车,倒车驶开。此时刘某等人携带棍棒立即登上处于发动状态的凯美瑞轿车,意图再次拦截。杨某见状驾车掉头返回撞击凯美瑞轿车,将其撞向路边大树,致凯美瑞轿车左前门、车头等部位损坏,过程中杨某注意避让其他社会车辆,未造成其他交通事故。事件发生后,杨某被控故意毁坏财物罪。

二、裁判结果

一审法院认为,被告人杨某在刘某等人的不法侵害行为已经停止时,在极短的时间内主动掉头对停在现场的凯美瑞轿车进行撞击,造成对方财产损失,其行为已构成故意毁坏财物罪。宣判后杨某不服,以其撞击行为构成正当防卫为由提出上诉。

成都中院经审理认为,刘某等人借故寻衅,实施蹲守、追赶、多次逼停、暴力打砸等一系列行为,不仅对杨某的财产权益造成危害,更直接威胁驾乘人员人身安全,不法侵害一直客观存在。从人员力量对比及现场情势看,刘某一方人数众多,手持棍棒打砸杨某车辆,不法侵害行为一直没有停止,杨某的人身和财产安全始终处于危险之中,并且当杨某驾车撞开围堵车辆试图摆脱时,刘某等人又持棍棒立即登上凯美瑞轿车意欲追赶,现实危险仍然紧迫,不法侵害行为并没有中止,更没有结束。杨某为避免人身财产受到不法侵害,采取掉头撞击对方车辆的方法摆脱危险,防卫意图明显,属于在紧急状态下的正当防卫,且注意避让其他社会车辆,防卫行为保持克制,没有超过必要限度,也没有造成重大财产损害。因此,杨某的行为应认定为正当防卫,不负刑事责任,遂依法改判杨某无罪。

三、典型意义

正当防卫既是一个法律话题,也是一个社会话题,特别是“于欢案”“昆山刘海龙案”等案件的审理,进一步引发了社会公众对正当防卫制度的热议。公民享有对不法侵害进行正当防卫的权利,这是我国刑法明确规定的,只是由于我国刑法对正当防卫规定较为原则,司法适用标准不够明确,导致在具体案件审理中,常常存在认定上的分歧。本案的审理过程也客观体现了这一分歧,但经过充分调查、认真分析后,二审法院认定杨某构成正当防卫,既是正当防卫立法精神的个案体现,也为正当防卫的认定标准提供了类案参考。在目前深入推进的扫黑除恶专项活动中,更是需要充分弘扬社会主义法治精神,严厉打击侵害他人人身、财产安全的犯罪行为,鼓励人民群众勇于同犯罪行为作斗争,依法保护自己与他人的合法权益免受不法侵害。                      

四、专家点评

点评人:魏东,四川大学法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

正当防卫制度的价值和意义在于“合法对不法”。正确理解刑法第二十条关于正当防卫的规定,准确把握正当防卫的起因条件、时间条件、主观条件、对象条件和限度及判断标准是司法实践中认定正当防卫需要解决的难题。其中,时间条件、限度条件和特殊防卫规定在具体个案适用中尤其容易引发争议。“于欢案”“刘海龙案”等典型案例裁判结果的反转,体现了从社会公众到司法机关对正当防卫适用的普遍关注,体现了对防卫者正当权利的依法保障,彰显了具有普适性的法治、公平和正义价值。本案中,刘某一方带领多人持械围攻杨某及驾驶车辆,已经对杨某人身、财产造成损害,并危及其生命安全,可以认定为刑法规定的“其他严重危及人身安全的暴力犯罪”。从时间条件来看,案发现场刘某等人的持续攻击行为从未停止,杨某驾车冲撞凯美瑞轿车的行为具有紧迫性,不属于事后防卫,撞击结果仅造成了一定数额的财产损失,没有造成人员伤亡,符合正当防卫的法定条件。成都中院对本案的裁判综合考量了起因条件、时间条件、主观条件、对象条件和防卫限度,认为杨某构成正当防卫,依法改判无罪,对明确正当防卫界限、正确把握正当防卫情节提供了参考,非常具有典型意义。


 

 

 

 
责任编辑:周飞羽

友情链接